而泽

软体飞升啊啊啊!【码下来当素材_(:з」∠)_】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rex-clypeus

画手链接:

http://rex-clypeus.tumblr.com/


授权见P2

各个角度,描写(呸)

这一点都不bi。。。。。

【底特律】【警探组】下雨天

最后突然一把刀【一口老血】

九霄⭕️:

有私设的沙雕小脑洞,来自被淋雨的我


“这!这很神奇!……汉克!我感觉到了……风?是风!”
康纳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空气在表层皮肤的传感器上流动,中央处理器反馈给他的不再是冰冷的数字,不再是摄氏度、湿度、风力、颗粒物成分……不是这些任何他以前只能检测出的数值,而是实实在在的“感觉”,他感觉到了风!凉爽!
“嗯哼~这感觉很棒吧?小家伙!”
汉克满意的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康纳一脸惊喜的样子,感觉自己花了三个月工资给这小仿生人购买的这件礼物真是太值得!这款新推出的感觉组件能让仿生人体验到人类的触觉!
“太棒了!汉克!”
康纳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在屋里转来转去,触摸他能看到的每一样东西,他相继感觉到了“冰凉”“柔软”“粗糙”……甚至在相扑欢快的向他扑过来他感觉到了“软绵绵”“毛茸茸”!
“你真可爱!你好软啊相扑!不不、别舔我!你很重!”
康纳欢快的揉着大狗的脑袋跟它在沙发上滚成一团。
“好了,它只是缠着你带它出门去溜达!”
汉克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去吧康纳,出去感受一下夏天人类有多痛苦!”
“可以吗?你不去吗?”
康纳一边沉迷于相扑毛绒绒的耳朵,一边歪头过去用亮晶晶的眼睛询问汉克。
“不,我不去,别折磨我这么一个老人家!你还不如让我呆在这间有空调的屋子里好好的喝上一罐冰啤酒!”
汉克挠了挠肚子上的肥肉,要让一个老头在底特律36度闷热的夏天出门是件痛苦的事。
“好吧……但您不可以喝太多,最多一罐!”
康纳翻身爬起来,虽然他很想跟汉克一起,但检测表明外面的温度确实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损伤。

在康纳牵着相扑关上门以后,汉克懒洋洋的起身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啤酒,​他今天很高兴,而这份高兴来自于康纳,他的小仿生人搭档。
自从他们一起生活以后,康纳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他学会了人类的很多情绪,高兴、愤怒、吃惊……甚至有时候还会发点小脾气,汉克感觉自己死气沉沉的生活因此而变得生动了起来。
他爱康纳,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个突然闯入他生命的仿生人像一道强烈而炙热的光,不容分说的照亮了他犹如深渊的黑暗。
置于康纳是否爱他,汉克根本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反正康纳是他的……咳、他是说,康纳是他的搭档,他们住在一块儿,一起生活,康纳爱上自己只是迟早的事!
总有一天他会懂得爱的,他值得感受这世界上一切快乐和美好,汉克愉快的喝着啤酒想……
而我能给他最好的。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凉悠悠的空调太舒服,汉克没一会儿就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
“噢!该死的!”
汉克一边咒骂着一边关上窗户,突然想起自家的小仿生人和自己的狗还在外面。
“真他妈糟糕!”
汉克看了一眼外面暗沉沉的天,沉闷的雷在末日降临般的黑云后面翻滚,底特律对于一个星期以来闷热高温的怨念似乎都化成了这场暴雨浇了下来,他拿起伞寻思着该去商场门口还是去小公园找这两个倒霉的家伙。
但刚一打开门,一个湿淋淋的身影就重重的向他扑过来,他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了地上,条件反射性的去摸枪,才发现沉甸甸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他的小仿生人搭档。
“快他妈从我身上下来!你是淋坏掉了吗!”
汉克伸手去推他,但推不动,康纳愉快的搂着他的脖子,抬起头,头发上湿淋淋的雨水顺着他的头发尖儿滴下来,滴在汉克的胡子上。
“是雨水!汉克!我感受到了雨水!”
康纳兴奋的摇摇脑袋,一头的水点儿洒在汉克的脸和地板上,旁边的相扑也呼哧呼哧跑上来学着他的样子抖了抖毛,汉克再次被甩了一脸的水。
“好了!你们两个离我远点,你们就跟刚从泥地里爬起来的一样!”
汉克用手揉了揉康纳的那头湿头发,小仿生人的眼睛也是水淋淋的,像是全底特律的雨水都汇聚其中,汉克怀疑他再盯着看上一秒就会忍不住吻上去。
“got it!”
康纳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然而汉克遗憾的发现自己的T恤和家居裤已经全被他弄湿了,再看一看康纳,很明显已经湿透了,那件模控生命的制服连衣角都在滴水!
这两个家伙到底在雨里玩儿了多久!!
“你不冷吗康纳?”
“冷?”康纳歪着头想了想,虽然是盛夏,但是一身都湿透了,站在室内的空调下这么一吹,还真有些冷,他点点头:“是的,副队长,我感觉有点冷!”
“人工智障!”
汉克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的冲进房间去找了一件干睡袍和一块毛巾丢给康纳:“把你自己弄干,别再把老子衣服打湿!我去给你放点儿热水。”

等汉克放了半浴缸的热水,再换掉自己的湿衣服走出来时,看见康纳已经换下了他自己滴着水的制服,穿着汉克的睡袍抱着膝坐在沙发上,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睡袍对于康纳来说过于宽大了,汉克很努力才将注意力从松垮垮的领间露出的大片白皙上移开。
“你怎么还没烤干你自己?我是说,你们不是号称具有那什么……自我烘干功能?”
汉克注意到康纳的头发依旧是湿的,而那块毛巾被他扔到一边。
“我不想那么快弄干,汉克……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这很有意思!”康纳揪了一下自己额前的一撮湿头发,一粒水珠落到了了他指尖上。
“等你体会到感冒你就会后悔了!傻瓜!”
汉克无奈的拿起毛巾粗鲁的擦着康纳的湿发,小仿生人好奇的看着指尖的水珠顺着手指滑下去,乖巧的任凭他搓揉。
突然,康纳额角的灯圈闪烁了几下,然后他转头过来看着汉克。
“汉克?我能触摸一下你吗?”
“什么?”
“我就……只摸一下!”
像是吃准了汉克不会反对,康纳抬起手,还带着些湿气的指尖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汉克的头发,然后是眉毛、眼睛、鼻子……汉克感觉微凉的指腹几乎是虔诚的滑过他的脸颊,最后描画过他的嘴唇停在他的胡子上。
很快,康纳收回了手,然后他一下子满足的抱住了汉克。
“真好!汉克!你很暖和……”
“什么?”
汉克感觉自己被紧紧的抱着,他拿着毛巾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那头半干的湿发还在他胸前蹭了蹭,害他的心跳漏了半拍。
“汉克是温暖的!很喜欢!我喜欢汉克!”
康纳的声音闷在他胸前,有些化不开的青涩。
汉克最终扔掉了那块毛巾,用力的回应给了他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拍了拍他的背。
“康纳,傻瓜,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温暖而美好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会都感受到的。”
“嗯,但是……汉克一定是其中,最好的那个!”


十年后

“妈妈,旁边那块墓地前那个人为什么不打伞啊?他都淋湿了!”
“宝贝,那是个仿生人,他们仿生人不怕淋雨的……不过真奇怪,我都很多年没看到过带着灯圈的仿生人了……”


雨水……汉克,我感受到了雨水……
今天底特律的雨水很冷。
你能再抱一抱我吗?

眠花温酒:

连载一个苍花小故事,预计3到4话。我的pvp师父和我的“师娘”

前排打tag:伪师徒,真追逐,年下养成。努力学得一招半式也就那样,乘风破浪只为留在你的身旁。

【苍花·一】

眠花温酒:

【苍花】我的花间pvp师父和我的“师娘”(二),这话走正直文艺,作业BGM白虹贯日(*´艸`)。我不是卖苍花安利的!真的不是!只是萌年下养成!

眠花温酒:

存档自用的各家校服私设……原先是纯草稿只有自己看得懂,自己画同人用的,就不占tag了。
【有借鉴】【有参考】【有融合大众】【更有自己的私心】,本意是想画一版和大流比较接近、比较好接受、设计感又稍微高一点的。但又不能太高,不然画在图里喧宾夺主。
最近太忙,低头看看,我已经从业余画手变成职业草稿火柴流聊天选手了呢……
设计理念可以不看,写后面去了。




















金家关键词:圆领,繁复,华丽,金色,胸口金星雪浪。
金光瑶是全文服饰描写最细的角色了,依葫芦画瓢……
金凌主体和瑶妹类似,为了表达年轻活力,长袖用小短坎肩带出来,露手肘,护腕短。单马尾是随大流,单马尾也确实相当适合表达金凌这种性格。

蓝家关键词:高领,宽袍广袖,仙气,白,中正,云纹。
为了表达“雅”,宽袍广袖,高领,多层。为了表达“正”,所有衣领开口正中,要么直下要么对称。
蓝大蓝二的肩膀设计来自剑三,长歌万花很多校服都有类似的包肩膀设计,有迷之仙和高贵的感觉。我改了一下,除了肩饰,向后延伸半片长袖,肩背袖一体。
忘机文中有说云纹腰带,于是给他一条中规中矩的腰带,袖片也没画那么长。蓝大身为家主,亲力亲为打架的机会应该不多,于是去掉腰带,对襟长衣,显腰身显身份显稳重,袖片曳地。
发型有些许的不同,虽然都是规矩中分,忘机自然下垂个半圆拢到后面,蓝大仿兵马俑/精灵族那种拧一下收到后面,加一点年龄,和身在高位的束缚。
蓝家的小辈,本来想画可爱的短坎肩的,可是原文有解外衣盖住赤锋尊断手的剧情,所以外衣必然是不小的。只能穿袍子了……

江家关键词:紫色,箭袖轻袍,九瓣莲家纹。
要表达身份高,立领、大翻领、披风、披肩、大袖子、大衣摆,都是手段。
原文明说江澄箭袖轻袍,性格又急,不能穿的和蓝曦臣似的繁复,但他们身份又相当,于是只能给他个翻领配风衣了。
腰带仿莲花瓣设计。配合刻薄傲娇性格,把刘海抹到一边露额头。

聂家:这是私设最多跑的最偏的一家……
总共出场就俩人,俩人还是天南地北的性格……主要还是按赤锋尊。
关键词,长刀,兽头似犬似彘,屠夫先祖。
先表达一种“正”,不拖泥带水的刚正。短平立领,正中襟,直筒窄袖为主,披风带方袖片装饰为辅。腰带正中兽头家纹。
再表达一种“外道”。刀道本身邪,刀道在仙剑里特立独行。少些飘逸多些刚猛如军装战袍,于是加了单侧护肩,斜挎披风。
怀桑少年时书卷气重,护肩用布皮之类看上去薄轻的,整个人还是布为主,没有大披风,放在一堆别家秀气的校服里也要能和谐一体。而赤锋尊直接类似战甲。怀桑家主ver原文讲他考究,于是就给他考究点。还是布帛为主。中短披风称心机……

温家关键词:太阳家纹,红。
温宁有描写破烂长袍,于是就给他套了太阳纹长袍,露出手腕。假设了温氏校服是长袍……
温宁鬼将军,虽然其实和“将军”没什么卵关系,但是还是在长袍里面穿一个似甲非甲的东西吧,穿着书生布袍徒手撕敌人总是不大和谐。其实是个大腰带,太阳纹,也算是身上最大的装饰了。

双道长江厌离温情小wifi小江澄小忘机就不说了……

再说一遍——融合了很多大家画的设定!!为了接受感强不特立独行!!也不一一列举了……


然而设计完了我并没有什么时间来画个爽呢,手动拜拜。

Almost Human 番外二

气人安卓大战暴躁老猫:

一边忙得飞起一边满脑子黄色废料就是这样的结果……


长车,涉及婚内调♂教,彼此服♂务,胡乱撒糖,过于敏♂感等内容,请谨慎观看!


正文惯例走长图片


RK800的卧室学习笔记




另附《Almost Human》的出本印调,感谢各位小天使,请多多指教!

这个就很好吃了√

暇:

风暴哭泣 瞎画了点东西。
说是剧版但其实又是套了下原著。
The story will keep on going
还是散个花叭

【底特律】【警探组】马库斯的访客

九霄⭕️:

警用安卓意外情况 的清水番外 含900G、马赛 提及


谢谢食用




“所以,你真的分化成一个omega了?呵呵,真是没用。”


60再次绕着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康纳绕了一圈,365度打量了一下,想不通跟自己同一型号的原型机怎么能会分化成了一个omega!


“太丢脸了!幸好我没像你这样!”


60自己是早就分化了的,标准的alpha,而且900、马库斯都分化为了alpha,连赛门都是个beta,但康纳——警用型仿生人居然是个omega,这太出乎人意料了!


“而且你还被那个老头给标记了!!第一次就被标记了!关键的是你居然被标记的隔天就跑掉了!没出息!”


60一脸鄙视。


“关键的不应该是你们为什么会全都跑到这里来吗?!这里是我家!!”


马库斯苦恼的抱住了头,他好不容易安排了一天提前下班,一回家就发现家里有omega的信息素味道,而康纳正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他家沙发上,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坐了一小时,然后60也跑来了,诺丝在知道康纳分化成了一个omega以后也跟着跑来看热闹。


马库斯毫不怀疑,他期待已久的二人世界大概要变成耶利哥关爱omega仿生人联盟集会了。


哦不,这里明显有一个不承认自己是来关爱的。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嘲笑一下这个蠢哥哥!”


60抱着手坐在沙发扶手上冷笑了一下,好像刚才急匆匆拎着一堆仿生人omega专用营养蓝血冲进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对不起马库斯,打扰你了,我只是想找个地方静一静,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我会尽快离开的。”


康纳仍然低着头,带着歉意的说到,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沙哑,联想到这沙哑的成因……嗯还是不要联想的好。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康纳,你想呆多久都可以,赛门会照顾你的。我是说其他的人,别添乱行吗!这没什么好围观的!”马库斯赶紧解释。


“你指的是我?我可是赛门叫我来的,毕竟我是你们之中唯一的omega!”诺丝挑了挑眉,又补充了一句,“至少曾经是。”


诺丝早在获得自由后就申请了去除omega标志的手术,所以严格说起来她现在不算是一个omega,而且耶利哥一致认为,她比alpha也弱不到哪儿去了!


“那个……诺丝,麻烦你告诉我一下,手术申请需要怎样的流程?”康纳有点局促的向诺丝问到。


“你想清楚了吗?康纳?你真的要申请摘除标记和腺体?”赛门将一杯蓝血递给了康纳,点头示意了一下:“过量运动后补充一点总是没坏处的。”


康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原因当然是因为想起了某种“过量运动”。


“是啊,康纳,你再考虑一下吧,那个手术真的很痛苦的。”诺丝也皱了皱眉,“如果DPD敢因为你是一个omega仿生人就歧视你,耶利哥政府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捍卫任何一个omega仿生人的正当权利!”


“不不,这不关DPD的事!”康纳赶紧摆手解释。


“难道是跟那个老头有关?”60挑了挑眉,“他标记了你,现在想不认账?!”


“不是的!这也不是汉克的问题!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该是这样!”


康纳痛苦的抱住头,额角的光圈闪成了黄色。


是的,他在热潮期褪去后几乎在汉克家里足足待机了将近一个上午,他的系统在处理着那些新的数据,信息素的融合、标记、新的模拟机能、新的神经传导系统……他几乎可以说是作为一个omega重生了一次。


等他重新恢复过来,汉克并不在身边。


他去了警局找汉克,但被告知汉克临时有事出去了,他向那些同事们打听汉克去了哪儿,但是每个人都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而且,他明显感到每个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同。


他们一定都知道了,我是个omega仿生人……经常出现在性虐案件或者色情交易中的那种,被当做某种“工具”的,omega仿生人。


康纳在自己的工位上如坐针毯,他感觉自己在众人的目光中像是没穿衣服一样,也许汉克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会躲着他。


他爱汉克,就算总是被汉克有意疏远或者拒绝,他也还是喜欢像个小影子一样跟着汉克,只要能待在汉克身边他就已经很满足了,他并不认为做拍档或者做伴侣有多大的区别,只要汉克不反感他就很好。


可是昨天,他却在屈服于了热潮期的控制,他主动的对汉克要求了那样不知羞耻的事,甚至扭动得连最敏感的WR都比不上……


他很想忘记这些,删除掉这份记忆,当成什么也没发生,但是被标记后系统拒绝了他的删除请求,他的身体和记忆牢牢的记住了关于他的alpha所有的信息,那些数据在他的记忆库里清晰无比……


这太羞耻了!他再也没法面对汉克了!汉克肯定也不愿意见到他了!


以最快的速度,康纳打印好了自己的辞职报告递交到富勒局长的面前,但是富勒局长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的告诉他,这个必须先由他的直属上级,也就是汉克.安德森副队长签字同意才可以。


康纳当然是不敢去面对汉克的,所以趁着汉克还没回来,他匆忙的将辞职报告仍在汉克的桌子上就跑了。


“你再想想吧,康纳,不用这么急着做决定。”赛门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康纳摇了摇头:“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


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马库斯打开门,900拿着一个防水文件袋走了进来。


“康纳,你今天为什么没去上班?你受伤了吗?”900一本正经的打量着康纳。


“受伤?当然没有,我怎么会受伤?”


“哦,那就好,因为根据我的经验显示,这种事第一次很容易受伤的,当然,我指的是人类。看来我们仿生人质量比他们好……”900点了点头。


“900!别说了!”康纳赶紧阻止了他将这个话题延展下去,并且解释了一下:“我不会再去DPD上班了,我已经辞职了。”


“辞职?”900露出疑惑的神情,光圈转了好几圈,“可是据我的观察DPD不像是知道你辞职的样子,因为我和盖文查案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击掌欢庆‘我们警局终于有了一个omega’‘我们没有输给隔壁分局’‘底特律警局希望之光’什么的……”


“怎、怎么会?!他们今天什么都没说,还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康纳目瞪口呆。


“他们也要求我什么都不要对你说,据说是因为在策划一个什么‘惊喜派对’。但我认为说了也没什么,毕竟你删除这段记忆以后一样可以感到‘惊喜’。”


“啊?!可是,我下午已经将申请报告放在安德森副队长的桌上让他签字了呀。”


“签字?”900思考了一秒,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汉克确实有请我将这份申请转交给你,他说他已经签好了,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希望你能尽快签字。”


“是吗?我知道了。”康纳接过来,笑容有点苦涩,“递交的时候我已经签好了的……”


他缓缓的抽出文件袋里的表格,然而,那却不是他的辞职报告,那是——


一份人类/仿生人婚姻申请表。


 


“康纳,我通过安全监控监测到距离这里100米的街道上有一个人在快速移动,98%可能是汉克.安德森,据我推测他的目的地99%是这里。”马库斯向康纳传递了一段监控影像,“而且据探测他随身携带有一个木质方盒,盒内呈放有一环形金属圈,现在的问题是……他还有5分钟将抵达门口,你是否同意让他进来?”


“我、我……”康纳的灯圈瞬间亮成了黄色,“不不!别让他进来!”


“但是据现在的降雨量估计,安德森副队长有56%的几率会感冒,还有44%是已经感冒了。”


马库斯的话还没说完,康纳已经抱着那个文件袋,拉开门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马库斯忍住了自己想要绊倒他的冲动,收回了视线,严肃的对900说:“900,刚刚耶利哥投诉系统第36次接到来自李德警官的投诉,李德警官控诉你下午有对他使用暴力行为,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并且尽快停止这种刷新我们新政府单人遭投诉记录的行为。”


“我觉得这不公平,下午殴打他的人除了我还有汉克,以及其他。原因是他骂康纳是个欠操的塑料屁眼。”


“好吧,你做得对,900.我会把这起投诉归类到‘小两口吵架闹着玩’类别中去的。”


马库斯转过身,假装忽略掉刚刚900竖的那个中指。


连900也学坏了,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仿生人领袖绝望的闭上眼。


 


“啧!我哥还是那么蠢……冲出去你也没带伞啊。”


60看了看窗外一脸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窗外不远处,底特律下着雨的街头,人类alpha正和他的仿生人omega紧紧相拥。



画画的狐狸🦊:

大型都市狗血室内情景喜剧《安卓满屋》:第二集

也许是数据分配不同所致,五只小安卓的性格似乎不太一样,最后的一只尤其特殊呢~